复兴网首页 收藏本站 见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微信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军事要闻 > 正文

金正恩干了啥?日本扬言三月能造核武

2017-10-10 09:07:54 热度: 86608 作者:

至于后来仁科为何又改变态度接手这项研究,仁科本人并没有留下任何解释。据后人推测,可能有两种解释,一是仁科当时并不能肯定核裂变连锁反应会产生爆炸还是能够作为能源利用,从而建造原子炉,并且仁科也将两种可能性报告给军方,军方考虑到日本能源贫乏的现状,给予仁科两者皆可的答复,仁科觉得这一研究可能具有和平利用的意义;二是仁科可能意图借此推进日本的基础科研,仁科自己也曾表示:“即便是战争时期也要推动基础研究,如果到战争结束时只是做一些无聊的研究,那就是日本的耻辱。”无论当时仁科芳雄是以什么目的投入这项研究的,核武研究展开的几年是日本距离打开核武魔盒最近的时期。1943年5月理研提出一份旨在证明铀分裂武器可行的报告。根据铃木辰三郎的会议,这份报告之所以拖沓了两年才完成,主要原因是战争前期的胜利让军方意识不到开发原子武器的必要性。

核裂变连锁反应

当时已经升任航空本部长的安田中将接到报告后,立即命令推进相关研究,并且航空本部一改往日通过航空技术研究所委托外部机构进行专项研究的管理,由本部直接负责这项研究,而且在整个二战期间,这也是唯一一件由航空本部直接负责的研究项目。于是,就在美国曼哈顿计划开始翌年,日本版的核武研制工作正式启动。至1944年3月,理研已经开始铀浓缩实验了。不过1944年底开始,美军轰炸机展开日本本土空袭行动,理研机构的研究设施成了美军的重点“关照”对象。1945年4月,理研遭到美军燃烧弹空袭,实验设备全部烧毁。虽然仁科之前就建议在大阪大学设置新的实验设备,不过这项工作直到战争结束都没有完成,尚未完工的实验设备被分解抛弃在附近的河流中。

除了美军的空袭,真正阻挡住日本核武研发进程的问题是原料的缺乏。由于勘探技术的限制,当时日本方面尚不知晓分布在冈山县和鸟取县的铀矿矿脉。自1944年开始,日本便在朝鲜半岛、满洲、蒙古和新疆等地开展探矿行动,当时收效甚微。1945年日本陆军决定在福岛县开矿尝试采掘金属铀,并发动矿区附近的石川中学学生勤工俭学协助开矿,不过采掘出的原石含铀量极低,并不勘用。

中途岛战役图

同时,日本海军还试图从中国上海的黑市中获得二氧化铀。并且由于当时纳粹德国仍然控制着位于捷克的铀矿,日本尝试从德国获得铀元素。而纳粹德国也派遣了U-234号潜艇试图通过秘密运输方式向日本提供二氧化铀,但是潜艇在途中就接到了德国战败投降的消息,便直接向盟军舰队投降了。无论通过哪种方式,日本都无法获得达到核裂变临界点的足量铀元素,最终1945年5月,铃木辰三郎绝望地宣布研究终止。除了陆军主导的二号研究之外,日本海军也在中途岛惨败后,以京都大学为依托,开展了自己的核武器研究项目,称为“F研究”。1945年7月,海军亦终止“F研究”,至此日本核武研制工作全部胎死腹中。虽然日本陆海军一向不和,但是参与两个项目的日本科学家之间却相处融洽,并且给予对方充分的肯定。

两项研发工作几乎调动了日本物理学界的全部精英,连诺贝尔奖得主汤川秀树都参与到了海军“F研究”中。其中的很多人在战后都参与了废核运动,不过这些科学家对于自己参与的日本核武研发工作却始终三缄其口。1945年日本战败后,联合国军最高司令部破坏了日本所有核武相关实验设备,并没收了所有器材原料。1947年1月,远东委员会决议禁止日本原子能研究,在占领结束之前,日本将要开启的核武魔盒被彻底封印。

暧昧的和平:不安分的核武牌

二战后,日本确立战后和平体制,原则上永久性放弃开发和保有包括原子弹和氢弹在内的核武器。不过另一方面日本也在积极响应1953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提出的和平利用原子能的提议。对于日本而言,开发核能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作为孤悬汪洋的岛国,日本严重依赖海上能源生命线。1954年,日本设立原子力研究所,编制战后第一部原子力预算。以此为开端,多家日本大学及民间企业开始建造原子炉,再度展开以原子能发电为主要目的的核技术研究。同时为了实现核燃料的循环再利用,日本还在战后积极推进快中子反应堆、高级热中子反应堆和核燃料处理厂等设施的开发,由此日本保有了大量作为原料的乏核燃料。在无核国家中,日本的核技术研发走得足够远,也是距离核武器最近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