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网首页 收藏本站 见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微信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军事要闻 > 正文

金正恩干了啥?日本扬言三月能造核武

2017-10-10 09:07:54 热度: 86608 作者:

1955年,日本通过《原子力基本法》,将核能开发和使用纳入法律管制框架,其中规定核能的研究、开发及使用仅限于和平目的。在日本与核燃料提供国签订双边原子能协定时,通常也会附带义务条款,一旦日本利用核燃料开发核武器,则要求日本必须归还核燃料。日本一直都是国际原子能机构的重点审查对象,驻日本的检察官人数多达200人,为世界最多。直到2004年国际原子能机构认定日本没有将核能转入军事用途的可能,才撤走半数检察官。不过即便日本三番五次申明自己和平利用核能的立场,并通过一系列法律约束和制度规范约束本国的核能研发与使用,似乎也不能让日本获得被侵略国乃至世界的信任。在核武魔盒面前,战后的日本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暧昧”地探讨一次日本是否有必要持有核武器。

日本广岛和平纪念馆图

据传早在1957年,岸信介就任日本首相不久之后,就以非正式的形式向美国方面表示如果形势紧迫,日本将会进行核武装。岸信介的露骨态度让美国大受刺激,遂强化日美安保体制。不过并没有充足的证据佐证这一传闻。但是从岸信介政府的一系列表现来看,认定岸内阁内部完全不存在日本核武装的声音似乎也不那么令人信服。毕竟岸信介当政时推动的两项重要工作就是自主防卫和自主外交。其实早在1955年,时任日本外相重光葵访美时,就曾向美国提起过修改日本安保体制的建议,要求美日平等邦交,美军退出日本,不过遭到美国断然拒绝。当时作为随行人员的岸信介深受刺激。日后岸信介执政时依然力主推动日本防卫自主化,不过为了消除美国对日本可能要脱离美国阵营的怀疑,岸信介只能曲线救国,修改旧《日美安保条约》中的一些不平等内容,确立了日美合作共同保障日本安全,和日本应随国力恢复逐渐增强防卫能力等内容。

对美关系之外,岸内阁则确立了“联合国中心主义”、“坚持亚洲一员的立场”和“与自由主义国家协调一致”的外交三原则。非常值得玩味的是,当时的日本试图在联合国呼吁对核试验问题采取积极态度,批判英美搞水下核试验,然而遭到了英美的强烈反对。似乎和自主开发核武器比起来,要求核大国放弃核武器对日本而言更加不现实。不过岸信介却借此实现了日本的道德再武装,反核立场和和平主义让日本获得了标榜国际道义的机会。1960年,池田勇人就任日本首相。这位新首相在日本核武装问题上更显得蠢蠢欲动。在1961年11月美国国务卿拉斯克访日期间,池田首相就曾向美国国务卿透露,内阁中有日本核武装的论调。令据《中曾根康弘讲述的战后日本外交》一书披露,在当时的自民党总务会宴会上,池田首相曾意味深长地对中曾根说:“中曾根君,果然日本不持有核武器是不行的。”据中曾根自己的描述,这可能是池田首相酒后吐真言,当时首相的心境和其他人是类似的,日本这个国家,实力不济,前途未卜,总是依赖他国肯定是不好的。不过日后中曾根在核问题上却转变立场。

佐藤荣作

1964年佐藤荣作接替池田勇人就任日本首相。在日本拥核问题的探讨上,佐藤首相则干脆把池田的酒后真言付诸实践。1964年12月,佐藤首相引用英国首相威尔逊的话对当时美国驻日大使埃温德赖孝和表示:“别人有核,自己也要有,这是常识。”到了60年代后半段,佐藤政府又极为秘密地探讨了日本拥核的可能性。负责这项调查的是当时内阁调查室的一个外围组织“民主主义研究会”。调查结果结成了两本小册子《日本核政策相关研究(一)——创设独立核战力的技术、组织、财政可能性》与《日本核政策相关研究(二)——独立核战力的战略性、外向性、政治性诸问题》。不过这项调查的结论却是日本核武装将在国际政治上带来诸多损失,安全保障上的效果也会明显减弱。1999年,日本右翼杂志《SAPIO》专门采访了这项调查的负责人之一蜡山道雄。采访中蜡山详细透露了调查结果。从技术上讲,日本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都具有制造核武器的潜在能力,毕竟制造核武器系只需要大学理工专业本科生程度的相关知识,只要具备原料就能造出来。当时要形成具有威慑能力的核战力,至少需要两个步骤,即核武器的实验和保存配置。